客服:微信(EUROPEMANN)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新闻 >中欧新闻

遭反垄断调查、数字税多轮“狙击”,美股科技股泡沫即将破灭还是买入良机?

2019-06-12 15:55:48 | 来源:每经网 | 阅读:1202

美股科技股近来屋漏偏逢连夜雨。

先是美国监管机构表示将对科技股进行反垄断调查,随后在日本福冈举行的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声明支持对科技企业征税。这些消息令美股主要科技股近期走势动荡。

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新一轮科技股泡沫即将破裂?对于投资者而言,这是布局的好时机吗?

罗兰贝格TMT行业与数字化业务合伙人王欣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反垄断等监管趋严的确会令企业发展经历波折,但其影响还取决与企业自身基本面和行业趋势等。

城堡对冲基金驻纽约美股交易员陈大龙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说,科技股近期的骤跌可能是投资者布局“近年来表现最好的一些股票”的入场点。

市值大蒸发

从去年至今,从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正式实施,到美国司法部(DOJ)和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上周展开反垄断调查,科技巨头先后遭遇多轮“狙击”。

据外媒报道,FTC和司法部已经达成协议,前者有权对脸谱网和亚马逊展开任何潜在的反垄断调查,司法部则负责调查谷歌和苹果公司。不过据知情人士称,亚马逊可能会被豁免,谷歌和脸谱网则最有可能被盯上。

同时,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3日也正式对科技企业出击,宣布将对数字市场的竞争状况展开调查,包括举行多场听证会,要求这些大公司高层出席听证会以及提供内部资料。

“这关乎如何让竞争重回这一领域。”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反垄断小组的主席西西里尼(David Cicilline)说。对于科技股的调查将集中在三个方面,即互联网行业中缺乏竞争的领域、大公司是否阻止公平竞争、是否应对大公司的垄断行为进一步采取措施。调查也会审视目前的反垄断法及执法行动是否跟得上科技变革的步伐,或令反托拉斯法几十年来首次发生剧变。

美国政界对科技公司监管的呼吁之声不断高涨。

美国2020年总统选举民主党参选人沃伦(Elizabeth Warren)长期以来一直认为科技公司应该面对更多的监督和审查。“今天的科技巨头拥有了太多的权力,无论是对经济、社会还是民主。”她撰文称,“他们推翻了竞争机制,利用我们的私人信息来获取利润。在这过程中,他们伤害了小企业并扼杀了创新。我希望政府能确保每一个人——即便是美国最强大的公司——都能遵守规则。”

美国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格雷汉姆(Lindsey Graham)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谷歌和脸谱网等公司的商业模式需要仔细审查。“它们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而且不受管制。”加州参议员、民主党总统参选人哈里斯(Kamala Harris)也认为,我们需要“认真考虑”是否要拆分脸谱网。

在刚刚结束的G20财长与央行行长会议中,各国财长已经达成共识,要制定共同的规则,弥补如脸谱网和谷歌等全球科技巨头为了降低企业所得税而利用的税收漏洞,即要在全球范围内对科技巨头开征数字税。会议同时确立了将在2020年达成最终协议的目标。

在种种消息刺激下,FAANG(脸谱网、苹果、亚马逊、奈飞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市值在上周一度一日内蒸发超过1370亿美元。

上周,Alphabet和脸谱网的股票分别累计下跌3.4%和2.3%,亚马逊虽然累计上涨1.6%,但大幅不及上周标普500指数平均4.4%的周涨幅。

过去五年,Alphabet、脸谱网、亚马逊的股票市值分别累计上涨了超过88%、177%和447%。但科技股这一过去五年最炙手可热的美股板块,却在过去一年,走势渐显疲态。去年,脸谱网股票累计下跌7.9%,Alphabet累计跌幅为6%,亚马逊是FAANG中唯一一个录得上涨的股票,累计上涨6%。

泡沫破裂还是布局良机?

在疲态已现,监管“紧箍咒”又越念越频繁之际,科技股会出现新一轮泡沫破裂吗?抑或投资者该奉行巴菲特的名言:在别人恐惧时借机布局呢?

在财经作家史密斯(Charles Hugh Smith)看来,除了加强监管的呼声越来越高,科技企业还面临IPO估值高到荒谬、商业模式面临挑战等问题,预示着其未来的现金流和利润都可能减少,并导致科技行业已被吹起的泡沫再一次濒临破灭。

“过去推动美国大型科技公司迅速成长的动力正在逐渐消失,而目前科技行业正在发生的一些变化使它看上去正在走向悬崖。”他称,微软和苹果等科技巨头正在逐渐把业务转向月度服务,更像是盈利型公共事业公司,但从营收和利润率来看,快速增长的势头已经消失了。与此同时,例如脸谱网和谷歌等一些掌握着大量用户数据的科技巨头正在面对越来越高的加强监管的呼声。来福车(Lyft)和优步(Uber)上市后令人失望的表现也反映出市场对“不惜一切代价提高增长速度”的公司越来越没有兴趣。

史密斯指出,科技行业正面临“通货紧缩”,即过去150年来,科技技术普及所需的时间越来越短,导致技术的进步表面上提升了收益,但实际上可能使科技企业更加无利可图。“如今,基于移动终端的市场已经接近饱和,增长曲线几乎陷入停滞。这一点从谷歌令人失望的盈利数据可见一斑。”他称。

研究机构BCA Research近期的研报指出,投资者应该谨慎对待科技股,特别是在短期内,围绕大型科技公司的政治言论将延续到2020年大选。“目前的政治环境对于实施重大的反垄断措施已经成熟,尤其是对处于高位的FAANG。”报告称,“无论是出于对选举的干预能力、数据隐私问题,还是对财富的大量积累,美国政界都对科技公司的力量持谨慎态度。”

不过,大部分分析师还是对大型科技企业和科技股的前景审慎乐观。

罗兰贝格TMT行业与数字化业务合伙人王欣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称,最近的一系列措施会令人们对科技企业的担忧上升,但在美国反垄断史上,对巨头的反垄断调查不少,真正大动干戈的其实不多。

当然,他也称,不排除未来监管机构可能会采取较为激进的行动,比如分拆科技巨头或限制其业务范围,但这一过程恐必将旷日持久,在管辖权责确立后,DOJ与FTC将决定是否要对这些企业正式展开调查,而调查过程普遍都会耗时两年以上,结果并不会在短时间内出炉。比如,微软的“垄断”诉讼就“跨越了一个世纪”(从1998年到2001年)。

他还补充称,反垄断等监管趋严的确会令企业发展经历波折,但其影响还取决与企业自身基本面和行业趋势等。

贝尔德科技分析师塞巴斯蒂安(Colin Sebastian)在报告中分析称,科技巨头被分拆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从反竞争行为方面看,谷歌和脸谱网提供的服务在很大程度上是免费的”。此外,在他看来,脸谱网和Instagram的增长近年来给谷歌带来更激烈的竞争,也可能会淡化“双寡头”对消费者不友好的论点。

城堡对冲基金驻纽约美股交易员陈大龙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也称,监管机构的调查的确会给科技股带来压力,但这些公司因此破产的可能性仍然很小,其基本面依旧指向进一步的长期增长。因此,科技股近期的骤跌可能是投资者布局“近年来表现最好的一些股票”的入场点。

他以微软为例,从1998年开始反垄断诉讼,到2001年11月结束诉讼,期间,微软的股价攀升了近300%。

在KKM Financial首席执行官克伯格(Jeff Kilburg)看来,科技板块的表现始终优于其他板块,因为“它是过去两年中盈利能力最强的部门”。“(科技股近期的下挫是对)谷歌和其他科技巨头是否会被分拆的消息的消化。我认为答案是否定的,但这些消息或许会使得一些投资者重新平衡其投资组合。”他强调,对于那些可以忍受科技股可能面临的波动的投资者而言,这将是“买入的机会”。

第一财经 后歆桐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欧洲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欧洲中文网公众号(欧洲中文网,ID:Europacn_com),微信小程序和欧洲中文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