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微信(EUROPEMANN)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新闻 >法国新闻

罢工停摆进行时,养老改革这块奶酪为何动不了?

2019-12-06 17:05:22 | 来源:法国中文网 | 阅读:1150

罢工自5号开始以来,多地示威者与执法人员发生冲突,全法交通大范围中断。据法国内政部给出的数据:全法有80.6万人走上街头参加示威,法国总工会声称在各地组织了250多场示威活动,150万名抗议者参与其中,外省40多个城市爆发游行。

此次游行的主要组织方法国工会放话:如果马克龙不对养老改革进行妥协,罢工延续数天还是数周之久这都是一个未知数。

此次各大公会联合罢工造成的社会紧张程度与社会支持程度都超过1995年全法大罢工,1995年的罢工原因与本次罢工如出一辙,都是由于政府推动退休制度和养老金改革而触发。

1995年的罢工持续近一个月,最终以政府屈服罢工、中止改革而收场。各大公会联合组织百场示威活动也表示了要与马克龙政府展开长久对抗的决心。

罢工抗议到了各行各业多方响应,在很大程度上表明马克龙的退休改革制度是不得民心的逆大势之作。甚至触及众怒。

让法国各行各业均停止正常运行、法国群众纷纷涌上街头的改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马克龙的养老金改革计划不是突然提出,法国总统马克龙早在赢得2017年大选时就承诺,会将削减税收并推进国家改革。然而,马克龙所筹划的改革似乎不是法国许多民众的当初想的那样。

马克龙认为法国现行的42个退休管理机制,相当复杂且难管理,为打破某些人享受的“特权”退休待遇,他的改革主张推行“天下大公”的全民统一退休积分体系,即每缴纳1欧元的社会分摊金,就积累1分。然后按照所积累的总分,计算退休金额。

将42项不同的养老金制度合并成1项。这看上去简单直观,但这直接影响到了很多目前因工作环境特殊而得以享受特殊养老制度福利的公共部门人员。也必然触动那些享受传统“特权”退休制度企业和行业的“蛋糕”,比如铁路系统。

法国“铁老大”去年已经被马克龙大刀阔斧进行产业改革,现如今又成为养老金计划主要目标。

“Cheminot”这个称谓指的是在法国铁路系统工作的人。铁路系统内几乎所有人都有此称谓,包括列车驾驶员、电工、办公室人员、售票员等。

这个身份在法国拥有许多特殊权利,比如:“Cheminot”是个“铁饭碗”,他们不会因任何经济上的原因被辞退。有着稳定而规律的工资增长,以及更短的工作时长。享受提前退休的权利,退休年龄在52岁到57岁之间,比起其他上班族提早了近10年。

此外,“Cheminot”还享有特殊的养老金地位:他们的养老金计算只考虑退休前六个月的收入,不需要考虑法国的“收入黄金期25年”。

但是这一切马上将随着马克龙政府于今年9月公布的《退休制度改革白皮书》而烟消云散。

总理菲利普(中)公布《退休制度改革白皮书》


因此铁路工人们对此次养老金改革及其在意,即将被剥夺退休特权的愤懑之气实在难以下咽,他们的怒火只能通过大罢工发泄出来。

“铁道工人(Cheminot)”要求保留原来的养老金权利,想要守住其现在的特殊身份。按照马克龙制定的计划,当下的工人仍然可以享受之前的优厚待遇,但是新晋雇员则不再享有。通过罢工,法国的铁路员工也希望为下一代的铁路工人争取权益。

另一方面就是:“公平退休改革”听上去很美,实则暗藏很多不确定性。比如退休积分价值如何确定?需要多少年积分才有权获得全额退休金?这是否意味人们需要工作更长时间,才可以退休?

马克龙曾保证“62岁退休自由”依旧向民众开放,只是在平均寿命不断延长,财政压力不断升高的情况下,现任政府认为必须做出改变。延长退休年龄而不能拿到全额退休金也是很多法国人的一大心病。

因此,尽管大多数法国人赞成取消“特殊退休制度”,但面对新制度要求的“多干”以及可能触及自身利益的措施,他们又不敢完全支持。

对罢工持支持观点的资深政客梅朗雄声援道:“如果你们表现得像绵羊,那么就会被剪羊毛。”

因此很多人还担心养老金改革只是开始,养老金改革的通过可能会造成“多米诺骨牌效应”,进而彻底颠覆法国公共部门的待遇。因此即使要忍受暂时的交通不便,6大部分人仍然支持此次罢工,他们不愿自己会在将来的某一天成为下一个目标。

目前,公共部门工作人员的养老金计算通常考虑两点:第一,退休前六个月的收入,这在法国通常是多数人收入最高的人生阶段;第二,针对个人收入最高的25年工作所作的评估。

而新的养老金系统将改为对个人进行逐年考量。这意味着,一个法国人如果有那么几年没有积极工作,或者在一段时间内成为了个体户,甚至是因为健康等客观原因导致某个时期未能工作,那么他领到的退休金都会减少。

退休越晚,退休金越多,不再是以往的62岁退休,颐养天年。这意味着法国政府减轻养老负担的同时把公民的养老负担又压在了他们自己身上。

此次养老金改革已经触碰到了当前享有各种优惠政策的102万名法国人的利益,这个数字实在是太大了,以至于这块奶酪动起来十分艰难。“改革要冲破一些固有利益的蕃篱,势必是动奶酪的,也是要得罪一些人。

愤怒的法国民众举着标语,一齐涌上街头,势必要让政府让步退步的形势如果继续恶化,恐怕马克龙也别无他法,只能妥协。



欧洲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欧洲中文网公众号(欧洲中文网,ID:Europacn_com),微信小程序和欧洲中文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