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微信(EUROPEMANN)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新闻 >中欧新闻

伦敦恐袭2死3伤,英国却忙着给凶手减刑?逗我吗?

2019-12-03 04:15:34 | 来源:英国报姐 | 阅读:1053

原标题:伦敦恐袭2死3伤,英国却忙着给凶手减刑?逗我吗?

11月4日,英国内政部宣布,英国正处于2014年以来最安全的时期

因此,他们在评估后决定,将英国恐怖主义威胁等级从“极高”下降至“高”。

然而,就在同一个月,伦敦桥上发生恐怖袭击,一名28岁男子身穿假自杀炸弹背心,持刀杀死两人,另有3人受伤……

可能有些同学之前没有关注这起恐怖袭击事件,先给大家梳理一下流程。

29日,也就是周五下午1:58,伦敦桥北侧鱼贩厅,也就是二级保护建筑Fishmonger's Hall,正在开展一场五周年庆典。

这个活动有数十人参加,而28岁的乌斯曼.汗也是其中之一。

然而,谁都没想到的是,就在活动期间,乌斯曼突然发难,抽出刀刺向其他人。

尖叫和骚乱顿时打破了其乐融融的气氛,他挥舞着锋利的刀,刺中的受害者鲜血奔涌而出,溅到周围。

在大厅狭小的空间内,场内人员开始和乌斯曼扭打,乌斯曼声称他要用“炸弹背心炸掉所有的人”,然后摆脱其他人跑出房间到了伦敦桥上。

作为伦敦的地标建筑,伦敦桥上一直人来人往。

乌斯曼身上溅射到的鲜血和手中的刀使得人人自危,但其中也有几位英雄拿着椅子、灭火器和墙上的独角鲸牙开始与他厮打,一直拖延到警方到来。

下午2:03分,警方赶到,并立刻朝歹徒开枪,当场击毙。

这场一共只有五分钟的恐怖袭击,却让整个英国,再次陷入了恐慌之中……

这次的两位受害者,都是剑桥大学的学生,23岁的琼斯和25岁的梅里特。

两人都是当时鱼贩厅活动的参与者之一,但与乌斯曼不同的是,两人都是组织人员,梅里特是统筹员,而琼斯则是志愿者。

他们来自法学院,致力于为服刑人员提供学习机会,减少再次犯罪的几率,因此参与了这个由学术界和刑事司法系统一起组织的活动“Learning Together共同学习”。

这个活动,让大学生与囚犯一起学习。

他们希望自己能够通过所学,帮助到更多需要帮助的人,让他们重新融入社会……

然而,两人却都并不知道自己的学员乌斯曼,究竟有多危险……

他并不是因为小偷小摸入狱,而是在2012年,因为策划恐怖袭击而被捕入狱!

乌斯曼,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恐怖分子,具有高度危险性。

然而,在琼斯和梅里特与他“共同学习”的时候,却没有任何面对恐怖分子的经验知识……

在“共同学习”的组织之中,乌斯曼作为“涉恐分子”,没有任何特殊安排。

甚至,他们曾经还为乌斯曼提供过一台电脑供其上网学习,并在他们举办的慈善晚会上发表讲话,表达自己的“感激”和高度赞扬。

这种情况下,活动参与人员几乎都没有对他抱有任何戒心。

这也导致了悲剧的发生,导致他们被试图帮助的人残忍杀害。

但这只是一个契机,却并不是根本原因。

在英国媒体继续深究的时候,他们发现——乌斯曼2012年被判刑,为什么现在刚刚过去7年,就被放出来了?

2008年,乌斯曼就曾经因为涉嫌恐怖主义被警方搜查。

那一次,警方无功而返。

但从那时起,警方就盯上了他,直到九年前,也就是乌斯曼第一次因为恐怖袭击被捕的时候。

乌斯曼·汗(Usman Khan)在2008年在BBC表示:

“我不是恐怖分子”

2010年11月7日,20岁的乌斯曼召集了另外9名同伴,开始谋划一场恐怖袭击。

他们计划在圣诞节时,在伦敦证券交易所制造一场爆炸案。

随后,他们召开了三次会议,一步步将这场恐怖袭击策划的更加具体、更加细节,但同时,也让警方盯上了他们。

12月20日凌晨,警方将所有人逮捕。

在警方的搜查中,他们发现这伙人“目标远大“,计划在NNNNN个地方发动袭击,甚至还准备刺杀当时的伦敦市长、现在的英国首相鲍里斯……

总之,当时的警方挫败了一场恐怖袭击,逮捕了全部9人,欢欣鼓舞。

然而,也是因为这场恐怖袭击还没能成功,就直接被解决了,让他们在量刑时,有了很大的不确定性。

如果按照咱们来看,这种危害社会的恐怖分子死不足惜,一人来一个当场击毙也不为过。

但真正的法律不是这样的。法官一审判定,乌斯曼被判处“特别监禁”。

这里,这个特别监禁值得一说。

这个名为Imprisonment for Public Protection,公共保护监禁。被判处IPP,就意味着无论你表现多好,至少给我老老实实做八年牢。

蹲完八年,你就要说服假释委员会你已经洗心革面不再对社会造成威胁了,要不就继续蹲。

所以,这个就是一个至少八年,至多终身的监禁。

然而,在乌斯曼上诉期间,英国的法律出现了一项变革:这种充满不确定性的IPP被废除了……

2013年,上诉法院推翻了乌斯曼的一审判决,改为16年有期徒刑。

看起来,IPP可能八年就出来,第二次却要16年才能出来,像是更严了对不对?

问题就出在,英国的16年有期徒刑,并不是真的16年。

2013年BBC:三名恐怖分子被改判

英国16年有期徒刑,只要你服满一半,就可以自动假释,释放出狱!

换句话说,2010年乌斯曼被捕开始,到2018年12月20日,乌斯曼正好服满了8年。

没有人知道他在监狱中是否已经真的洗心革面,但这没有关系。

因为,按照英国法律规定,他不需要得到任何人的批准评估,只要他自己声明“我在监狱表现好,我对社会没危险”,就可以自动被假释。

这似乎是一个法律的漏洞,又似乎法律本应如此。

乌斯曼参加了政府为涉恐人员专门组织的强制性课程“断念脱离”,为他提供职业辅导、心理辅导和宗教形态建议。

这项课程旨在让一个人放弃曾经坚定的某种信念,却没有人知道效果究竟如何。

甚至,这个课程都没有提醒到“共同学习”组织的参与人员,要小心提防涉恐人员。

他戴上了电子监控脚环,然而,直到他发动恐袭,这个电子监控脚环也没起到任何作用。

这些一连串的漏洞,最终汇聚,共同导致了这一场悲剧的出现……

这场悲剧发生之后,所有人都为之叹惋,为那两个本应前途无量的善良的年轻人感到惋惜。

但在英国政界,这件事情却成为了彼此攻讦的筹码。

大家都知道,12月12日,英国将发动大选。

而在这个紧要关头发生的这件事情,自然成为了指责对方在司法制度上失败的最好方式。

英国首相,保守党领袖鲍里斯表示——

“乌斯曼被提前释放?都是你们留下的锅。如果不是你们工党一直要求“自动释放计划”,他怎么会有这种机会?我告诉你们,有74个犯有严重罪行的人,都因为你们这个计划提前就走在大街上。”

而工党领袖科尔宾在被问到是否认为恐怖分子也应该提前出狱时回应道——

“这不一定,要视情况而定。”

但同时,科尔宾也表示——

“都是你们保守党缩减公共安全开支,甚至还裁员警察!

对,没有政府能阻止每一次恐怖袭击,然而你们至少不要增加这种可能性!

你们要是继续减少公共服务资金,还会继续犯下不可原谅的过错!”

自由民主党的副领袖戴维表示——

“震惊!你们在干什么啊??选举是选举,你们吃人血馒头当政治资本也太过分了吧?这会误导人们法律的实际含义的!”

可以说,现在在英国国内,这件事情的重点,已经完全从事情本身,转为了政治博弈。

即使受害者的父亲表示,他不希望这样的事情政治化。但他的声音也被淹没了。

政界互相指责,互相掀老底,并且宣称如果是自己上台会做出什么样什么样的措施……

这一场悲剧,在这一刻,终于演变成了一场荒谬的讽刺剧。

https://www.bbc.com/news/blogs-the-papers-50625156

https://www.bbc.com/news/uk-50617991

https://www.bbc.com/news/uk-22168422

https://www.bbc.com/news/uk-50618744

听说

欧洲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欧洲中文网公众号(欧洲中文网,ID:Europacn_com),微信小程序和欧洲中文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