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微信(EUROPEMANN)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新闻 >中欧新闻

欧洲黑死病的“蝴蝶效应”

2019-11-19 18:46:42 | 来源:澎湃新闻 | 阅读:1103

原标题:欧洲黑死病的“蝴蝶效应”

作者:严月茹

来源:商业人物(ID:biz-leaders)

中世纪的英国。

一个生活在伦敦的贵族,中午刚和朋友们吃完午餐,下午便感到呼吸不畅,身体各处出现了小水泡。高烧,止不住的发抖,全身刺痛。他感到很困倦,疲惫地躺在床上,但是紧张的神经让他无法入睡。直到皮肤上出现了宣告死亡的黑斑……

这是鼠疫肆虐下,英国寻常的景象。1349年初,英王爱德华三世写信给主教,决定把议会推迟到4月27日。可随着气温回暖,疫情跟随万物复苏的脚步愈演愈烈,议会被无限期推迟。

患者身上出现的黑斑,是败血症鼠疫导致的皮下出血。其传播速度之快,致死率之高,使得英国近一半的人口在这场瘟疫中丧生①,许多尸体被草草地埋到大坑之中。

根据感染症状的不同,鼠疫可分为淋巴腺鼠疫、败血性鼠疫和肺鼠疫。此次在北京确诊的患者为肺鼠疫,可通过飞沫和痰传播。最新发现的内蒙古确诊患者感染的是腺鼠疫。

很多医学家从医疗卫生的角度分析着欧洲历史上的这次鼠疫,但也有经济学家和史学家敏感地发现,这次世界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瘟疫,为英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奠定了基石。

黑死病不是蝴蝶扇了扇翅膀,而本就是西伯利亚的一场飓风,也带来了更为深远的影响。

1347年,蒙古军队在攻打克里米亚的海口城市时,投射了感染瘟疫的尸体作为武器,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细菌战。作为重要的贸易港口,来自热那亚的商人在逃离克里米亚的过程中将瘟疫带到了意大利。之后,疫情从意大利向西北方向蔓延,所到之处,无一幸免。因为英法之间频繁的贸易,疫情最终从法国来到了英国。

中世纪的伦敦可以被称作世界上最肮脏的城市之一,街道潮湿狭窄,到处都是污水。糟糕的卫生环境让黑死病成为梦魇。和瘟疫一起蔓延开来的,还有恐惧和绝望。宗教信仰被撼动,四窜的谣言给人们带来身心的双重折磨。

纪录片《肮脏的城市》截图

和战争一样,瘟疫爆发时造成的大量人口死亡,将看似稳定的平衡瞬间击碎,逼迫英国社会的各个方面进行重组。重组呈现出矛盾的一面,一半人失去生命,却成为了中世纪末期英国经济和社会变革的助推器②。

这个变革指的便是商品经济和资本主义的发展。

英国是最先爆发资本主义革命的国家。资本主义的萌芽,离不开三方面的内容:人,钱和技术。黑死病后锐减的人口数量,促进了劳动力市场的解放和早期英国资本家的财富积累,对技术也有一定的推进作用。

黑死病前,劳动力被禁锢在土地上。中世纪的英国延续封建庄园制度,贵族占据着社会的大部分财富。农奴是社会发展的主要劳动力,却在土地、人身和司法上依附于地主,处于社会最低层①。

但是黑死病打破了平衡,解放了人力。劳动力稀缺的情况下,农民成为了“香饽饽”。农民拥有一定筹码后,农奴制开始瓦解。一方面有地无人耕,农场主的收入受到威胁。另一方面,受到重创的城市需要恢复,城乡流动变大,农奴也希望到城市去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

但这个改变并没有那么自然。伦敦等城市还是爆发了农民运动,英国甚至出台了《劳工法令》维护农场主利益。但为了避免土地荒芜,农场主不得不做出妥协,用货币地租代替了劳役。

“整个劳工体系陷于瘫痪,人手缺少使得小佃户难于为他们的土地履行应尽的劳役,地主只好暂时放弃一半租金来诱使农民不离开他们的土地。”①

之所以使用货币,而不是以物易物,是因为在黑死病前,货币作为流通手段已经开始流行。无论是农场主还是农民,都想要用应用更广泛的货币来换取商品。正如恩格斯所说,“凡是货币关系排斥人身关系和货币贡赋排挤了实物贡赋的地方,封建关系就让位于资产关系”。

随着农奴制瓦解,获得人生自由的农民,还是为了追寻更高的工资不停地迁移。自由的流通也加速了城镇化的进程。据统计,黑死病后,英国的人均工资上涨了三倍②。

社会财富逐渐从曾经的贵族、农场主手中,分散到了中下层人民手里,这让英国初期资本家的财富积累变得容易③。

但收入提高并不意味着高消费。人们之所以更愿意花钱,导致商人迅速积累起财富,和黑死病动摇了人们的宗教观念有关。

中世纪的英国是基督教国家,主教拥有极高的政治经济地位。但是在黑死病中,教会的反应却让民众失望。基督教会用“天谴说”给黑死病提供了一个模糊的解释,较低的医疗水平也无法治疗患者。除此之外,教士在灾难中争先恐后地逃离,许多牧师放弃了自己的工作,或者为了高薪寻求其他地方的职位①。

信奉原罪的基督教徒,看到昔日崇敬的主教和贵族纷纷在黑死病前倒下,开始理性审视基督教。在这样的质疑之下,底层民众中产生了一种生命平等以及享乐主义的观念④。

收入提高的他们,开始了今朝有酒今朝醉的生活。比起面食,啤酒和肉更让人享受。除了饮食习惯上的“放纵”,他们还乐于购买衣服和奢侈品。

黑死病后,货币地租的模式使得农民的积极性被极大地调动。但谷物市场很快处于供大于求的局面,种地不赚钱了。而因为英国人的衣服多为毛织品,羊肉和羊毛的市场却愈发蓬勃。

于是农场开始向牧场转型。因为畜牧业的人力成本也很低,正好契合农村劳动力短缺的情况,缓解了农场主的窘迫。土地整合的速度被加快,这也是圈地运动的序幕。

大型牧场为城市输送了源源不断的毛纺织原料,再加上15世纪末地理大发现后爆发的外贸需求,手工业工厂厂主开始了原始资本积累,这一部分商人以及大农场主成为英国社会早期的资产阶级。

最后是技术的发展。黑死病刚结束时,由于劳动力价格高昂,与其把资本投入在人力上,伦敦街头的早期资本家选择进行技术研发。这无疑是明智的一步,当人口福利被消耗后,科技的优越性显现出来。18世纪,英国爆发了工业革命。

学者刘黎认为,“黑死病在英国经济转型中的作用如同阿基米德撬起地球理论的支点,生产力的发展则为‘那根足够长的杠杆’,没有支点,‘撬不起地球’” ④。

这个支点,便是黑死病带给欧洲经济发展的,透着血腥味的死亡福利。

注:

① :王晓臣,《十四世纪的黑死病与英国社会之变迁》

② :郑博文,《马尔萨斯视角下黑死病对欧洲经济的影响》

③ :李嘉玥,《破坏与重建,浅析黑死病对欧洲经济走向的影响》

④ :刘黎,《黑死病与中世纪英国经济转型探析》

* 图片购自视觉中国

严正声明:“商业人物”所有原创文章,转载均须获得“商业人物”授权。一切形式的非法转载,包括但不限于盗转、未获“商业人物”授权通过第三方转载行为,均属侵权行为,“商业人物”将公布“黑名单”并追究法律责任。“商业人物”只愿与尊重知识产权的机构进行合作。

原标题:《鼠疫是如何成为“死亡福利”的?》

阅读原文

欧洲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欧洲中文网公众号(欧洲中文网,ID:Europacn_com),微信小程序和欧洲中文网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