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微信(EUROPEMANN) (工作日8:00-17:30)

首页 >新闻 >中欧新闻

法国想要的东西,欧盟还给得起吗?

2019-11-15 15:17:44 | 来源:施展世界 | 阅读:593

原标题:法国想要的东西,欧盟还给得起吗?

导读

《施展讲座:解读2019欧盟大选结果》虽已结束报名,但老师和用户在互动过程中的一些思想火花却被小编偷偷地记录了下来,并分享给大家。

今天继续跟大家分享得到直播系列问答推文的第四篇,讨论一下法国不会主动退出欧盟的底层原因。

法国之所以不会主动退出欧盟,不仅仅因为其在欧盟的现实利益关切和国家发展的长远战略考量;更是因为法兰西民族对伟大的认同和期待,只有在欧洲一体化进程中才能获得真正的实现。

▲ 欧盟理念的奠基人之一——科耶夫

提问

可不可以讲讲法国脱欧的可能性以及严重程度?

施展

法国是欧盟的核心国家,就我的判断,它是不可能脱欧的。

欧盟是欧洲统一进程的高级阶段,欧洲煤钢联营是二战以来的欧洲一体化进程的起点,而欧洲煤钢联营的发起和建立也有法国总统戴高乐的一系列考虑。这一系列考虑就引出了一位欧洲历史上最为重要的思想家之一科耶夫

1、科耶夫:民族国家大势已去,世界的未来属于帝国施展

科耶夫是犹太人,出生于俄国,迫于种种无奈,于二战前来到了法国。二战爆发后,科耶夫为了躲避维希政权对犹太人的迫害政策,就又跑去了英国,当时戴高乐正好也在英国流亡。二战行将结束之际的1944年,科耶夫写了一篇重要的长文《法国国是纲要》,并把这篇长文呈递给了戴高乐。

这篇长文的重要性在哪里呢?

这篇长文基本上奠定了欧洲统一进程的伦理和道德基础。因为就欧洲为什么要统一这个问题来说,它不仅要回答为什么欧洲国家只有手挽手才能更好地活下去,它还要回答我们要为了什么活下去。

为了什么活下去,这是要通过伦理观念来获得表达的。而和欧洲统一进程比较直接相关的伦理基础就是从科耶夫这篇长文里来的。

科耶夫在这篇长文中提到,两次世界大战已经证明了,一个民族国家无论再怎么优秀,在同等技术条件之下,其组织和动员效力也很难做到比纳粹德国更高效、更强悍了。即便是纳粹德国这种被组织动员得如此精悍的国家,也根本做不到凭德意志民族的一己之力去对抗全世界。

也就是说,民族主义的方案,只能动员起本国本族的人,它无法真正有效地动员起除本国本族之外的人,因为民族主义政策的所有利益诉求都是为了满足本国本族的需求,以至于如此高效能的纳粹德国,都会因后劲不足而难逃一败。

所以,未来的世界很显然是属于帝国的时代。这里的帝国指的是古典意义上的帝国,它意味着一种普遍理想的世俗载体,其内核是一种超越于所有族群之上的政治共同体,组织帝国政治体所依凭的理念不是为了获得某个特定的民族或者某个特定人群的认同,而是为了获得全人类的认同。

科耶夫所推崇的政治理念是一个超越于很多民族、国家、人群,甚至是超越于很多信仰之上的一个普遍理想。一旦秉持这一普世理念,那么该国家的理念就极有可能被他国甚至敌国的人所接受,它就是一个比较有道德责任感的国家。

由这样一个既有能力又有担当的国家来推动这一理念的实施,其最后能够动员起来的人力和物力资源就会远远超过它的本国本族。与此同时,和这样一个普世帝国为敌,就意味着和全世界为敌,于是那些无法超越民族主义之局限的国家就再也不是普世帝国的对手了。所以科耶夫说,二战以后的世界将是一个帝国的世界,而不会再是一个民族国家的世界。

▲ 法国大革命后民族主义在其内部爆棚

2、美苏普世帝国之路VS法式民族国家之路:

前者越走越宽,后者越走越窄施展

意识到民族国家在国际政治舞台上的局限性之后,科耶夫紧接着分析到,既然世界的未来属于帝国,那我们就有必要看清楚当下的世界到底存在哪几个帝国。清晰可见的有两个,一个是英美主导的秉持自由主义理念的帝国,另一个是苏联主导的信奉共产主义理念的帝国。

先说前一个,自由主义帝国的理念基础是普世人权。它认为个体的自由、个体的权利是我们思考一切政治问题的出发点,所有人都应该享有这些权利,所有人都应该享有这样一种自由,所有人都应该在这样的一种制度安排当中获得自我治理的机会。所以,英美在用这样一个超越于本国之外的,覆盖全人类的普世主义理念,来打造起一个由英美主导的信奉自由主义的帝国。

再说后一个,由苏联主导的信奉共产主义的帝国。它认为在阶级统治之下,英美主张的自由平等人权都是些很虚伪的东西。如何揭穿这些虚伪的面具呢?苏联的主张是,通过在全球发动革命,来推翻掉阶级统治,让人类实现大同并进入到一个终极意义的普遍秩序当中,这才是人类的前途和希望所在。苏联也正是用这样的一种理念,来统合起远超过苏联之外的更多国家,并打造起共产主义帝国圈的。

总之,英美自由主义帝国和苏维埃共产主义帝国都具有全球性的动员力量,面对这种普世帝国,民族国家是无力与其周旋的。

那么问题来了,法国怎么办?因为民族主义这种理念是从法国大革命开始的,具体怎么开始的,在这里我就不仔细展开了,我的《国际政治课》七月份会在“得到”上线,在那里面我会仔细解释民族主义理念的来龙去脉。

今天的问答中,我会先给大家分享一个结论,即:民族主义是法国为19世纪和20世纪初的世界留下的一份最为重要的政治财产,也就是说法国是民族主义之母。

于是问题来了,一方面,身为民族主义之母的法国很可能会执着于这份“财产”,另一方面,如果法国仍然坚持这份“财产”的话,那它就顶多是个二流国家,弄不好就会沦为三流或四流国家。

这可是法国呀,这是出过太阳王路易十四、出过军事天才拿破仑的法国,法兰西一定不会甘心于让自己退居到二三流的位置的,可问题是,只要想保住一流的国际地位,就必须舍弃掉民族主义的价值理念,寻找到一个超越于民族主义之上的普世帝国理念。

▲ 法兰西民族主义则是启蒙运动的后果

3、法兰西的最佳出路:

拉丁天主教帝国的盟主,冷战时期的离岸平衡手

施展

如果法国可以作为这一普世理念的担纲者,并推动这一理念的落地,那么法国聚集的国家加在一块儿就或许可以构成一个帝国,这一由法国牵头成立的帝国虽不必然是一个统一的国家,但它们会作为一个强大的联合体而共同行动,此时的法国就有机会在国际政治舞台上发挥帝国般的影响力。

科耶夫说,只有找到这样一个超越于法兰西民族之上的理念,法国才有机会让更多的国家站在法兰西这一边,伟大的法兰西才有可能跟英美自由主义帝国和苏维埃的共产主义帝国并驾齐驱。

可问题是,法国要当帝国的理念根基是什么?或者说超越民族主义之上的理念根基在哪儿呢?

科耶夫的回答是,我们应该打造一个拉丁天主教帝国,他认为拉丁天主教帝国就是一种超越于法兰西之上的,很多国家和族群都可以共享的一种价值理念。因为法国、西班牙、意大利、葡萄牙这些地区都说拉丁语,而且拉丁民族在文化上是有着某种共性,比如,这些地区的大部分人都信奉天主教。

这种共性使得法国如果以天主教和拉丁文化的扛大旗者自居的话,就有可能把其他的拉丁天主教国家给动员起来。这些国家如果能够被动员起来,那么法国就能获得更为广阔的战略空间,比如通过西班牙、葡萄牙,法国还可以整合起整个拉丁美洲,整个拉丁美洲拥有巨大规模的领土、人口、疆域和资源;而且,整个拉丁美洲还以天主教和拉丁文化,作为一种共享的价值理念。

而这个拉丁天主教帝国一旦成立的话,它在这三个帝国当中会是最弱小的一个帝国,但同时也会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帝国。尽管它没有另外两个帝国强大,尽管它很可能要被迫跟另外两大帝国之一结盟。但它跟美国和苏联中的任何一大帝国结盟,另外一个帝国就都会感受到巨大的压力。

因此,拉丁天主教帝国的存在本身就构成了国际秩序当中的一个至关重要的平衡力量,使得和平能够得以保卫,它能够抑制住另外两大帝国的战争冲动。

▲ 美国与欧盟

4、打通拉丁天主教帝国之路的前提:

取得德国的支持

施展

科耶夫的这一理念纵然再宏大,也无法单靠法兰西民族自己来完成。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法国转型成一个普遍主义帝国了,而它的邻居(德国)却拒绝转型,那么科耶夫的一切宏图伟业就仍然只能存活在理念中。

所以,要想实现这一理念,科耶夫还需要一个好运气,碰巧的是,德国的时任总理阿登纳也有类似的想法,这是科耶夫事先没有料到的。因为科耶夫觉得,德国人骨子里是日耳曼人,英国人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日耳曼人的变体,所以科耶夫认为德国极有可能会被吸收进英美的自由主义帝国中,可历史就是充满了各种因缘际会。

科耶夫的《法国国是纲要》直接推动了戴高乐的一项政策,就是要主动推动欧洲实现拉丁天主教范围内的统一。碰巧德国的时任总理阿登纳也在构想欧洲的一体化进程,于是法德就联手了。在法国外长舒曼的缜密策划下,法国、西德、意大利等6个国家于1951年在巴黎签署了《欧洲煤钢共同体条约》,法国和德国的这一联手不仅推动了拉丁天主教帝国的统一,而且也推动了整个西部欧洲的一体化进程。

▲ 欧洲共同体的形成与发展

5、拉丁世界对人类的独特贡献:

保全人之为人的文化属性

施展

与拉丁天主教帝国的统一进程相伴随的,是拉丁世界所独有的文化价值。对奢侈品有研究的朋友或许会注意到,拉丁世界对生活、艺术,有着一种独特的审美品位,对于政治、经济和生活之间的均衡感,有着一种非常精妙的把控;这是所有的拉丁天主教国家所共享的,而且也有着巨大的海外号召力。

我们确实可以看到这一点,比如我们今天看到的所有奢侈品,大都是拉丁国家生产的,非拉丁国家会生产高档品,所谓高档品是指你的质量好,但奢侈品可不仅仅是质量,奢侈品同时包含着一种特殊的品位,我们在德国、美国、英国可以看到高档品,但奢侈品只属于拉丁国家,这跟它特殊的审美品位是紧密相关的。

当然,科耶夫在世的时候未必能想到奢侈品这一点了,但是他作为一个欧洲人,一个在俄国出生、长期生活在法国、后来又长期流亡在英国的犹太人,他对于这三大帝国都有着直观的感受,他很早就感受到了拉丁国家所独有的审美品位。

在他看来,英美的自由主义资本主义帝国会过度追求经济效率,这极有可能把人变成一种经济动物。而苏联的共产主义帝国会过度追求政治权力,这又极有可能把人变成一个纯粹的政治动物。而只有拉丁天主教帝国,才能把人保留为一种文化动物,而人之所以为人、之所以区别于动物,恰恰是因为人有文化。

在这个意义上,拉丁帝国不仅仅要作为一种均衡的力量存在于国际政治上,与此同时,它还要作为一种价值载体而存在于人们的心灵净土中。

如果天主教拉丁帝国仅仅是作为一股力量而存在的话,那么它的内在凝聚力仍然是不足的,要想获得足够的凝聚力,它还必须得找到其内在的价值认同。而这种价值认同则表现在,它将人理解为区别于经济动物和政治动物的文化动物。唯有天主教拉丁帝国能保全人之为人的文化属性。

▲ 法国与欧盟

6、作为欧洲一体化进程的关键受益者,

法国不会主动退欧

施展

科耶夫的上述理念,后来还成了欧洲统一进程当中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伦理基础。除此之外,法国也是这一理念的最大受益者,因为对于法国来说,正是因为欧洲统一进程的展开,法国才成其为一个大国。如果它不能在欧洲统一进程中准确地定位自己的话,那么它注定会沦为一个二流甚至三流的国家。

此外,对于很多欧洲的小国来说,它们会更倾向于保留一个统一的欧洲。因为统一的欧洲意味着更大的市场和更丰厚的资源。但如果法国退出了,那么这些欧洲小国就只能投奔德国了。

法国退出的结果就是自己被孤立,德国的力量在欧洲会变得更为强大,走到这一步的话,当年的联邦德国总理阿登纳所要面临的两难困境——如何既赢得邻居的信任,又恢复经济的重建——就会以全新的形式浮现在当下德国的发展进程中了。

所以除非是发生了一些完全不可想象的巨大灾难,这些巨大灾难导致法国不得不被迫退出欧洲统一进程,否则无论从任何角度考虑,法国都绝对不会主动退出欧盟的,同理,德国也不会主动退出。

法国和德国作为欧洲统一进程的最重要的两大发动机,都不会主动退出欧洲统一进程。从中期来看,欧盟解体的风险并不能排除,进一步说,解体并不一定是彻底的解散,也许是欧盟内部对不同的国家设定不一样的标准,使欧盟内部有了某种分层化的可能。

※文中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欧洲中文网公众号二维码

更多服务,搜索关注欧洲中文网公众号(欧洲中文网,ID:Europacn_com),微信小程序和欧洲中文网APP